HOME TLAXCALA
The Translators Network for Linguistic Diversity
TLAXCALA'S MANIFESTO  WHO WE ARE  TLAXCALA'S FRIENDS   SEARCH 

SOUTH OF THE BORDER  (Latin America and the Caribbean)
IMPERIUM  (Global Issues)
THE LAND OF CANAAN  (Palestine, Israel)
UMMA  (Arab World, Islam)
IN THE BELLY OF THE WHALE  (Activism in the Imperialist Metropolis)
PEACE AND WAR  (USA, EU, NATO)
THE MOTHER CONTINENT  (Africa, Indian Ocean)

TYPHOON ZONE  (Asia, Pacific Basin)
WITH A K AS IN KALVELLIDO (Diary of a Proletarian Cartoonist)
STORMING BRAINS  (Culture, Communication)
UNCLASSIFIABLE  
TLAXCALAN CHRONICLES  
TLAXCALA'S REFERENCE ZONE   (Glossaries, Dictionaries, Maps)
LIBRARY OF AUTHORS 
GALLERY 
TLAXCALA'S ARCHIVES  

14/12/2017
Espa駉l Fran鏰is English Deutsch Portugu阺 Italiano Catal
عربي Svenska فارسی Ελληνικά русски TAMAZIGHT OTHER LANGUAGES
 

特拉科斯卡拉宣言


AUTHOR:   特拉科斯卡拉的翻译


        Tlaxcala 是一个多元语言的网络,于2005年12月由一群通过互联网认识的网上活跃份子成立,他们分享共同的兴趣、梦想与关怀。这个网络发展得很快,现在(2009年10月)已有一百三十个成员,能把文章翻译成十五种语言,此宣言表达了他们共同的信念:

         世界上所有语言都对人性和人与人之间的情谊有所贡献。与很多人的认识相反,语言不简单地是互相关联的词语与符号编码组成的语法结构,而是由人们的观感创造出来的意义。人们以独特的个人、地理和政治语境去观察、诠释和表达自己的世界。正因为如此,语言并非中性,它们全都承载着历史遗传下来的符码,带着文化的印记。拉丁语曾是第一种帝国语言,当时罗马帝国扩展至欧洲南部、北非和中东时,它透过践踏和摧毁其它语言达致顶峰。到文艺复兴时期,拉丁文的分支西班牙文,侵略美洲大陆的人民,又再次催毁了当地的文化。

      帝国与语言两者往往相辅相成,它们掠夺、排斥它者。所有帝国语言均视自己为历史的主体,从其角度出发去进行叙述,并尝试消灭其它被认为是次等语言的观点。所有帝国的官方历史都不是清白的,其不舍的动力是透过合理化昨天的行动以将自己投射到明天。

     没有人知道罗马帝国时期被侵占的人所受到的痛苦,因为没有文字记载他们的战败,换言之,他们失去了文化。相反,西班牙帝国于美洲大陆的侵略,却有其它语言的记载。在十六世纪下半页,墨西哥刚刚被占领的时期,Bernardino de Sahagun将描绘西班牙入侵前社会和文化的Nahua故事及绘图整编成了《佛罗伦萨法典》(The Florentine Codex)(Nahuatl 是古代 Aztecs人的语言之一,到今天还在墨西哥通用),此法典至今仍在流传;另一个与之相左的见证文献是The Lienzo de Tlaxcala,亦是于十六世纪,由继承着Tlaxcala贵族血脉的Diego Mu駉z Camargo,根据祖先的石刻画编写出来的故事,描述了 Hern醤 Cort閟 的来临和 Tenochtitlan (Aztec 帝国首都) 的沦陷,这城市被西班牙的侵略者(Conquistadors)破坏,以墨西哥城取而代之。Tlaxcala 当时是与

       Aztec 帝国竞争的城邦,它帮助 Cortes 去催毁 Aztec,可是这做法最后亦宣判了自己的死刑,因为新西班牙帝国让所有土著人,即那些被误称为「前哥伦比亚」(pre-Columbian)的人,不论他们是西班牙皇的战友或敌人,几乎全部失去了他们的语言和文化.

     我们今天,帝国的力量来自美国,其官方语言是英文。而英语亦忠于所有帝国的行为模式在横行。在英语的影响下,很多国家和地区,正在失却他们沟通的语言,菲律宾与波多黎仅是它们当中的两个例子而已。根据 UNESCO 的报告,在非洲撤哈拉地区,因为英文、法文、葡萄牙文或主要的书写语言虚假的特殊地位,每两个星期,就有一种本地的母语消失。

     在今时今日全球化的时代,制定一种通用语言去促进沟通是无可口非的,可是,若我们有意无意地把不同的语言分成优劣的意识型态传递,并使某些语言受到鄙视,就会带来很负面的效果。很可惜,这种伴随着帝国或依赖帝国的语言的优越感,却非常实质,甚至今天,这种优越感也同样体现在那些为争取一个更美好世界的英语活跃份子身上:这反映在他们的媒体内容,他们所出版的刊物当中,只有极少百份比的内容是译自那些「次等」的语言。相反,有大量的内容却从英语译成其它国的语言。从文化的层面上,我们对这种不平等已习以为常.

    Tlaxcala,是一个多元语言的翻译网络,它的出现是对那个不幸的城邦的后现代式重访,这个城邦为了对付比它还弱的对手 Nahuatl,犯了相信西班牙帝国的悲剧性错误,最后才发觉絶对不应该相信任何帝国,因为他们只会利用其从属国去达到目的。Tlaxcala的全球译者旨于纠正古代 Tlaxcala 失败的命运。

      Tlaxcala 的译者相信要拥抱它者,理解它者的观点,亦因为这个原因,他们会尽可能以最多的语言(包括英语)去出版那些以被帝国边缘化的语言写作的作者、思想家、漫画家和行动者的声音,务求以此抗衡英语的帝国地位。此外,Tlaxcala 的译者,亦会把一些被边缘化、不显眼的英语作者的声音,带到非英语世界。

     英语在现有全球权力结构下,已经变成制度化的知识,它把世界各地的语言和文化,都以自己的想象和意愿来呈现,而且整个过程并没有征得它者同意。Tlaxcala的译者认为,透过语言实践,可以抗衡或模糊这种语言建制,并期望这个世界的观点和语言会变得如生命般多姿多彩。

     Tlaxcala 选择的文章反映世界人权宣言的核心价值,尊重人的权力和尊严。Tlaxcala 的译者均反对军事主义,反对帝国主义和反对新自由主义下的资本全球化。他们不相信文化冲突论,反对以反恐为借口的佂战。他们反对种族主义,亦反对为阻止地球上的人们和语言的自由流动、互通及共享而设置的高墙和物质的或语言的障碍。他们追求对它者的尊重,认同和尊严,表达了摆脱成为历史客体,平等地成为实践主体意愿。我们所有工作都是自由和义务性质的,所有Tlaxcala公开的译文都不强调版权( Copyleft),只要注明出处,可自由的进行非商业性质的转载。

     各语言的笔译及口译们,请联络和团结起来,各色的网主与博客们,只要你分享我们的理念,请联络我们!

       我们选择于二月廿一日公布我们的宣言并非偶然。在五十到七十年代期间,二月廿一日被订为世界反帝国主义和殖民主义的纪念日。

      「那些不是为了自己在家园争取更好的埋葬场地的人才值得倾听,才更值得我们信任。」Augusto Cesar Sandino 于一九三四年二月廿一日于尼加拉瓜在独裁者 Somoza 的下令下被刺杀,人们把他称之为自由人的将军,而根据他死亡前一天签署的和平协议,他已经同意和平的隐退到一个位于尼加拉瓜北部的农民合作社。

     Sandino 是尼加拉瓜爱国主义的典范,象征着国家尊严,一直抵抗美国的军事介入和入侵。他的国家主权捍卫军是由农民和工人组成,以弯刀、锤子、土枪和由炸药和沙石铁钉铝罐制成的土制炸弹,对抗帝国主义和独裁者。他的士兵几乎可以用石头击落敌人的战机,他们以道德的力量和对自己国家的爱在逆境中战斗,面对比自己强大几百倍的美国和尼加拉瓜政府军的联合攻击。Sandino是尼加拉瓜和拉丁美洲地位低微者及被剥削者的代表, 他英勇地证明,为了国家独立,农民也可以组织赢得胜利的抵抗力量。

    在一九四四年二月廿一日,巴黎被满城红色的海报惊醒,海报公告会于 Val閞ien 山上处决 23名由移民工人和枪手组成的「恐怖」份子,他们是法国境内第一个对抗纳粹的组织。这个组织的领袖 Missak Manouchian,一个36岁的亚美尼亚人移民,是亚美尼亚种族灭絶的幸存者。在纳粹军事法庭审讯前,面对出席他简易审判、戏称他为外国佬的法国纳粹份子们时,Manouchian 回答说,「你们虽然继承了你的法国公民资格,但我却更配拥有它。」

       1952年2月21日,数以万计的大学生、知识分子及劳动者走上原东巴基斯坦的、现孟加拉国的首都达卡的街头以对抗强迫孟加拉人接受乌尔都语作为巴基斯坦的唯一民族语言的行径。当大学生们试图开始游行的时候,警察开了枪,在当天打死了游行者中的4人,而在随后的2天里又至少打死了7名游行者。此次运动被孟加拉国独立史总结为脱离尼克松当局支持的巴基斯坦的人民起义,是二十世纪最血腥的民族净化运动之一。而后,孟加拉国的人民将L扙kushey(Ekush:在孟加拉语中为21,Ekushey为21号)定为烈士纪念日以支持孟加拉语/孟加拉国语言的丰富遗产。2000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宣布2月21日为国际母语日以纪念此次运动。(2009年2月21日补充)

     「殉道者的时刻来临,如果我成为他们中一员,那是因为博爱,也唯有博爱才能拯救这个国家。」这些说话是 Malcolm X 在一九六五年二月廿一日被三名伊斯兰国成员谋杀前,于哈林区的会议上的最后讲话。Malcolm 曾是该组织的成员,后来为了成立非美联合组织而于一九六三年离开。暗杀他的人,于一九六六年四月被判处终身监禁,但那些策划这次暗杀行动的人--帝国的主人,却没有遭受任何惩罚。

    原名Malcolm Little、 别名 El-Hajj Malik El-Shabazz的Malcolm X,去世时仅39岁。他从麦加的朝圣中顿悟到非洲各民族的普同性。他离开伊斯兰国的原因是这个组织为了要于美国南部成立一个黑人的独立国家而与三K党(Ku Klux Klan)接触,该计划如犹太复国主义创始人 Theodor Herzl 的做法一样,乞求当时最反犹太的势力去支持建立犹太国,而 Malcolm 的父亲是三K党的受害者,这种合作是他絶对不能接受的。

      *在这个值得纪念的日子里,在为了人民尊严而战斗的三位英雄-Augusto Cesar Sandino, Missak Manouchian 和 Malcolm X-的庇佑下,我们设立Tlaxcala。

  网络空间.二00六年二月廿一日


ALMENDRAS Nancy Harb
ANGUIANO Roc韔
BOCCHI Davide
BOULOS Zaki
D虴Z LERMA Jos Luis
GIUDICE Fausto
HADDAD Ramez
HAUN Agatha
HIRSCHMUGL Eva
INDA Elaine
JU罵EZ POLANCO Ulises
KALVELLIDO Juan
MANNO Mauro
MART蚇EZ, Miguel
NOZAL, Abb
P罵AMO Ernesto
RIZZO Mary
SANCHIS Carlos
TALENS Manuel
TARRADELLAS 纋ex
VITTORELLI Manuela
WANG Lili
    的其他译文:        
                                                                            


TLAXCALA'S MANIFESTO: 09/10/2009

 
 PRINT THIS PAGE PRINT THIS PAGE 

 SEND THIS PAGE SEND THIS PAGE

 
BACK TO LAST PAGEBACK TO LAST PAGE 

 tlaxcala@tlaxcala.es

PARIS TIME  15:58